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无人机 > 正文阅读

无人机探测无人机拦截无人机打击之无人机集群

发表日期:2021-11-22 01:15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近年来,无人机集群先后发生了扰乱机场、攻击军事基地和袭击大型油田等诸多极端事件,尤其是阿亚战争爆发,亚美尼亚因缺乏有效反无人机(群)手段而损失惨重。无人机集群战场应用的巨大潜力,促使世界各军事强国纷纷加大研发投入,力争扩大对敌不对称优势,以谋求未来战争的主动权。

  从战争角度而言,无人机集群技术的快速发展蕴含着对传统联合防空系统的挑战,甚至将引发防空装备体系的颠覆性变革。现有无人机集群反制手段大多来源于无人机反制手段,但无人机集群具备“群”的典型特征,与单架无人机在反制原则、反制战法、反制手段等方面差异巨大。

  本文结合无人机集群的技战术特点,针对性地对反无人机集群技术的可行性进行剖析,以期引领反无人机集群技术发展方向,加快反无人机集群作战能力生成。

  无自主时空协同型(I类)无人机集群不具备自主能力,依赖早期预编程,采取时空协同(起飞前为每架无人机预设飞行轨迹和时序关系,集群行动呈现出“白箱”状态),以多旋翼无人机平台为主,技术门槛较低,典型代表是广泛应用于灯光秀表演的无人机集群。据公开报道,2020年9月20日,深圳大漠大智控技术有限公司以同时升空3051架旋翼无人机的数量,打破了世界记录。

  半自主编组协同型(II类)无人机集群具备半自主能力,属于“人在回路上”的状态,以同构/异构无人机平台为主,进行编组协同(各编组内部自主协同,大大减少人工干预,大多数情况下只需进行状态监控和有限干预,集群行动呈现出“灰箱”状态),技术门槛较高,是现在和未来几年研究的重点。美国的“山鹑”(Perdix)微型无人机项目、“进攻性蜂群使能战术”项目就是典型代表[3]。

  全自主任务协同型(III类)无人机集群具备完全自主能力,属于“人在回路外”的状态,进行任务协同(以完成作战任务为导向,无人机集群自主侦察/判断/决策/行动,人为不干预集群内部协同,集群行动呈现出“黑箱”状态),可不依托于通信链路实现自主察打,是无人机集群的最高自主形态,技术门槛极高,基于目前技术水平,短期内较难实现[1-2]。

  尽管I类无人机集群可实现成百上千架无人机集群的编队飞行,但总体抗干扰能力较弱,若 实施导航/通信链路干扰,便可有效反制,处置门槛较低。2018年5月1日,1374架无人机计划在西安城墙国际文化节上进行升空表演,但由于受到不明定位干扰,无人机因数据出现异常而纷纷坠落,导致表演画面乱码、残缺,该事件体现了此类无人机集群的脆弱。

  II类无人机集群伴随无人机集群关键技术的研发突破,可实现协同态势感知、智能自主组网及协同飞行控制,抗干扰/毁伤能力较强,但仍依赖指控链路、群间通信和导航定位等技术,传统软杀伤/硬摧毁手段仍具备一定的反制能力,可通过加强反制技术研究,提升体系有效反制能力。

  III类无人机集群具备强自治能力,以瘫痪体系的软杀伤手段难以收到较好效果[4],硬毁伤措施也难以有效杀伤。现有反制技术存在瓶颈,需积极探索新型无人机集群反制技术。

  综上,I类无人机集群较为脆弱;II类无人机集群已初露苗头,是现在和未来几年无人机集群威胁的主要类型;III类集群技术门槛极高,短期内较难实现。故而,本文根据无人机集群现实威胁需求、研发进展速度与未来应用情况,将II类无人机集群列为主要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